[清穿主还珠]明珠格格 - 第001章 流血事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尊敬的乘客,欢迎乘坐xx航空公司xx航班,本次航班开往日本东京羽田机场,将于下午15:25分抵达。……祝您旅途愉快。”

    沈兰从小小的窗户看望下去,已经只能看到厚厚的云层。

    高高扎起的头发让沈兰靠在椅背上有点不适,用力的蹭了蹭脑后扎起头发的地方,然后偏过头去,随意放在膝盖上的双手微微动了动,将斜挎包往靠窗那边移了移。

    整齐的黑色刘海下,双眼闭上小憩。在没有熟人的时候,沈兰惯来都是面无表情,嘛,不如说是懒得带上表情。

    小巧的脸蛋有点白皙,不过看看那脸蛋,还真的有些小吧,成年人个手掌都能遮完了。看起来这个少女最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不过只是看起来而已,实际上这个女人已经十八岁了!

    如同很普通人样,沈兰家也是普通的三人口之家,爸比和妈咪,沈兰是独生女枚。

    不同的是,沈兰的爸比沈威,偏偏是个常年中二自大暴力*型面瘫的黑手党boss,有了这么个存在,就算是妈咪开了家正常的便利店看起来都觉得不怎么正常了。

    能够制得住个不按常规出牌的boss,这个女人怎么看都不简单的吧。

    想起自家爸比和妈咪,沈兰都不得不叹口气。

    沈兰是90后,读小学之前直都是个正常的小学生,寡言少语,胆小,内向,宅女。

    可是自从消失了十几年的爸比回来后,想起自己拳将石头“灰灰湮灭”的场景,怪力女三个大字狠狠的压在了沈兰的头顶。

    不想了不想了!沈兰张开了双眼,飞机已经正在降落中,到达了她此次的目的地。

    ——日本。

    拉着行李箱的沈兰在飞机场广场回头看了看“羽田机场”的日文,脑海里再次回忆起了当时的画面。

    沈威(面瘫笑):“小兰已经十八岁成年了吧……”

    盛音:“是啊,时间过的真快,你回来的时候小兰才刚小学毕业呢。”

    沈威(笑眯了眼):“都十八岁了,小兰也该出去历练了。”

    盛音:“诶?!可是小兰才十八岁啊!”

    “想当初我可是十岁就离家了哟。”

    “可是……”

    “而且现在小兰越来越暴力了,现在不出去,将来怎么嫁的出去?”

    “……是呢,十八岁的少女,还是要好好恋爱的年纪啊!”请妈咪您想起您的亲亲女儿现在是名准高考生吧!

    沈威挂起了万年笑脸,“刚好我在日本分支有点小事,就让小兰去历练吧。”

    然后,当天和好友逛街回来的沈兰就被爸比张机票和妈咪已经收拾好的行李箱赶出了家门。

    为什么那么快啊魂淡!从决定到机票放到我手上的时间还没有三个小时啊,明明中午你们才跟我说了让我出去历练,为什么现在已经把机票和行李都准备好了啊魂淡!

    拿着白纸黑字写着的地址,还好家里不缺钱,至少在神奈川还能买个小型的公寓。走进院子,左边是些空地,而且还是按照学校操场样用的橡胶质地,两边有篮球框;旁边还有个网球场……诶不对,话说为什么是篮球和网球啊,明明我比较擅长的是羽毛球啊。

    而右边,是饶了圈的花坛,已经种好了沈兰喜欢的银兰花。

    不过之前就说了是个人住啊,为什么还是买了两层楼,真是的……

    沈兰看了看上二楼的楼梯,有些抱怨。请不要误解她觉得浪费金钱,完全是因为她想到以后要上楼下楼觉得麻烦而已。

    属性:懒惰。

    进屋,左手边就是客厅和饭厅,里面那间屋是书房,进屋直走左手边的门就是厨房,洗手间和浴室在厨房的对面。

    进屋靠右边就是上二楼的楼梯,沈兰放下行李,准备先看看楼上的卧室。

    结果看……

    “所以说啊,还不如要个层楼的就行了,格局不错,楼下那件书房当做卧室就行了啊,干嘛还要个二楼……而且……”

    沈兰打开间间卧室,全是已经准备好的床铺被子的屋子,而且看颜色还都是男人用的,左手边两个门,右手边三个门,直到左手边的第二间卧室才感觉是女孩子使用的颜色。

    “而且啊……能够在个下午三个小时内准备好这些槽点我就不说了,可是为什么二楼的屋子全都是卧室,为什么五个卧室除了我的那个全都是给男人准备的啊喂!”

    沈兰有些精疲力尽的靠在自己未来卧室的门槛上,无力的揉着发疼的额头。

    妈咪,你究竟有想把自己的女儿嫁出去啊!沈兰在心里腹诽,此人已经懒到能不说话就不说话的地步了,反正现在没人,就算吐槽的话也没人听到,还不如自个儿在心底腹诽呢。

    妈咪,就没见过有谁比你还重夫轻女的妈咪啊!你敢不敢不要这么重色啊!

    沈兰深呼吸了两口气,转身下楼将行李搬了上来收拾好。

    但是次日收到的入学通知书就让沈兰忍无可忍的捏着那张纸狠狠蹂躏了。

    魂淡今年三月份开学我就是高三准考生的关键时期啊,就算想要和妈咪急着两人世界你用得着这么着急吗魂淡爸比!而且为什么到了日本我还要重新开始读高三吗啊魂淡!

    已经心碎了……

    阳春三月,日本正是樱花飞舞的季节。走在——额,叫什么学校来着,好像没注意到就光注意到自己要重新读高三这件事了,好吧反正也不重要——学校的樱花道上,沈兰身在异国有些暴躁不安的心情也有些平静了下来。

    反正已经报了名,沈兰带上mp3准备回去,回头看了看还算不错的教学楼,沈兰咂了咂嘴,反正注定高中会在这里读了,还是认命吧。

    还未转身,外界巨大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不过mp3的音乐确实声音有些大,等到沈兰反应过来疑惑发生什么事情了的时候,头刚转了下,巨大的阴影就袭击了过来,随即是阵剧烈的痛苦,反射性挤出眼泪,朦胧的只能看到个橙色的球近在眼前,身体无力的后倒,刚刚被篮球撞击的地方又撞到了旁的水泥花坛上。

    血流满地。

    耳塞从耳边滑落,这才清晰的听到周围的人围拢了过来,溜儿的日语,只能勉强听懂简单日语的沈兰模糊的猜到是叫人打医院电话,随即便昏迷了过去。

    明明爸比在遇到危险前都会有种直觉告诉他有些不妙,为什么身为他的女儿的她却点感觉都没有?

    入学报名的第天就遭遇这等流血事件,妈咪,快来接回你可爱的女儿回家吧,只要你在我醒来之前接回去了,那这三年来因为爸比归来就直忽略她的伤心不满还有被暴力爸比以训练之名实行殴打之实的心酸痛苦,切都会烟消云散的哦~

    只是沈兰没有想到自己再次张开双眼时,已经不是她脑海里面幻想的任何个画面;等她再次醒过来时,世界都将不再是这种性质。

    而她,也不在是现在的她。

    物是人非,世事难料。

    乾隆二十四年春

    蹬蹬的马蹄声从寂静的树林间传了过来,马夫边赶马车,边探望着四周寻找方向。粗布的车帘被人从里面压得严严实实的,方面是担心两个女孩儿大老远的从济南赶到连个熟人都没有的北京城,自然路危险重重,若是被人知道里面是两个女孩子,怕早就被人盯上了;另方面则是,从马车里时不时传来了咳嗽声。

    “咳咳……咳咳……”

    马车里再次传来了细微的少女咳嗽声音,发热病倒了好几天了,少女旁起长大的丫环紧张得不行,连忙又是倒热水,又是给少女擦汗拍胸口。

    春风暖日,马车行驶了半刻时辰过后,眼见少女此时咳嗽得不停,丫环从侧边的窗帘掀开看了看天色,随即低声问道,“小姐,已近午时了,还是休息下,金锁给您熬药吧?”

    躺在榻上的脸色苍白的少女无力的点了点头。

    名唤金锁的丫环从帘子掀开了条缝,对外面赶马车的四十岁的大叔说道,“李大叔,快到午时,先停停,你先吃点东西垫垫肚,我为小姐熬剂药让小姐喝下再走,可好?”

    外面的李大叔连连点头,“自然是好,不过你可得快些,我瞧着这天色,快些点在天黑前能赶上下个镇子的。”

    “能赶上下个镇子?那我马上就熬药。”

    金锁从榻边的柜子里拿出了幅药包,掀开了帘子利落的出了马车,然后转身将帘子又遮挡的紧紧的。

    半个时辰后,金锁端着热乎乎的药汁上了马车,边跟那李大叔说道:“李大叔再稍等下,等小姐喝了药,我们立马就上路。”

    “行,那你仔细着……咳咳,”李大叔假声咳嗽了两下,放下了声音,“我去旁方便下……”

    这路来除了榻上病得迷迷糊糊的小姐,就李大叔和金锁两人,男女的,金锁停了难免有些尴尬,听到外面李大叔踩着树枝走远了,便不再言,赶紧端了药汁,将勺子里的药汁吹冷些喂给榻上的病弱少女。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